週四 2014-01-23独媒转载
教协会将举行理监事会选举,参选人正展开宣传工作,当中有个别参选人士,对教协理事会作出了多方面的批评。教协理事会强调,根据会章,「监事会于週年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监察理事会对本会之管理及事务之处办」。我们有责任接受监事会以至个别会员公平、公正和合理的监察,也欢迎意见交流,并虚心接受指正和批评,只要批评是建基于理性和事实之上。我们坚信这是教协会得以更进步的一大动力。

近日有个别监事会参选者,向公众发出不少意见,虽然我们绝对无意干预任何人的选举宣传,但面对坊间对教协会理事会的批评,并不符合事实的言论,理事会有责任澄清,以正视听。以下是本会就会务、教育、社会及政制几个主要方面,重点回应。不过,教协会重申,以下展示的工作,只是铺陈事实,回应批评,并非表示我们的工作没有改进的空间,教协理事绝对欢迎同工合理的批评和具建设性的意见,使我们可以不断进步,服务会员同工,捍卫教师权益。

A. 教协会理事会的组织

(一)理事会的透明度

批评:「教协理事会透明度低」

事实是:

1. 监事列席:本会每月召开一次理事会会议,逢周一召开常务会议,在制度上每次会议均有监事列席。

2. 全程开放:事实上,本届监事列席上述会议非常踊跃。在2013年内,理事会一共召开48次会议,除轮流列席的监事外,另有一位监事主动列席36次之多,一位监事也列席11次。理事会会议的全过程(除人事资料外)均向所有监事开放,完全在监事的监察之中。

3. 资讯公开:理事会的大小立场、决定,均通过《教协报》及「每月电邮」频密地向会员发布。理事会的工作,也受到会员代表大会的制约和监察。

欠缺透明及拒绝被监察之说,欠事实根据。

(二)理事会与政党的关係

批评:「不想教协沦为政党B队」

事实是:

1. 教协会内的理事,都是独立思考的人,观点各自不同,不少人曾经或现正兼任其他团体的负责人或积极参与者,包括民主党、职工盟、支联会、保钓行动委员会、通识教育教师联会、香港人权监察,保自联等等。只要坚持民主,关心教育,理事会欢迎所有志同道合的朋友。

2. 不少理事都对自己的信念非常坚持,理事会内部经常激辩,各种观点公平竞争。我们从来没有压抑个别理事发言的机会。

3. 理事会民主办会,每事皆公议公决,少数服从多数,不受任何政党左右。

4. 教协与民主理念相同的政党密切合作是正常不过的事。在立法会的层面上,现任教协会代表叶建源是独立议员,与各泛民党派及独立议员均衷诚合作。

教协会独立自主,与各泛民政党及团体平等合作。

B. 社会事件和政制

(一)林慧思老师事件

批评:「在教师林慧思因讲粗口遭政治组织攻击及被教育局调查的事件上亦态度暧昧」

事实是:

1. 全面回应:林慧思老师事件片段于7月25日开始在网络流传,及后传媒才广泛报导,教协会7月底发出声明,同时去函林老师任职的学校慰问教职员,也致函政务司司长,要求警方公平执法。及至8月中梁振英要求教育局就事件提交报告,理事会翌日即召开记者会,批评梁振英製造白色恐怖。

2. 立场明确:本会反对有团体对林老师政治打压,发出声明立场清晰:(a) 坚守专业原则:作为教育团体,我们认为教师应关心社会,为了公义,积极表达意见,但同时应该注意言行,不宜使用粗言,以贯彻言教身教。(b) 坚持正常程序:作为教师工会,我们认为必须维护事件获得公平、公正的处理。因此,在学校正在处理事件期间,我们抵制和抗议一切试图干扰学校正常处理的所有外在压力。

本会立场明确、理性、持平,立足教师身分,绝不暧昩。

(二)2010年政改方案

批评:「教协曾在未召开会员大会下,定下2010年政改投票意向,是『骑劫』教育工作者意向」

事实是:

本会长期关注香港政制的发展,会长冯伟华是「终极普选联盟」的召集人,积极组织和参与「争取普选大游行」。2010年6月初,建制派不断传出会否决普选联方案,至6月中才峰迴路转,政府在最后一刻才回应社会诉求,推出改良方案。理事会在极紧逼的时间里,只能由理事会经详尽讨论,并参考中大民意调查结果(注一),决定支持「改良方案」(理事会投票时,张文光没有开会,也没有参与讨论和投票),并责成教协代表张文光在立法会投票支持,希望能突破僵局,让政制发展向前踏出一步。事后,本会为聆听会员的意见,进行了一连串的工作:

1. 2011年教协会员代表大会上,出席会员代表曾就会务报告中的政改部分作出质询和讨论,最终会务报告在122票赞成、1票反对及1票弃权下获得通过,理事会立场获得确认。

2. 委託中大亚太研究所于2011年5月至7月进行期间会员意见调查,调查结果:89%赞成对话谈判路线,77.8%赞成一次过立法,落实普选,废除功能组别,64.8%支持改良方案。会员意向清晰。(注二)批评没有展示全部事实,只是教协立场与个别批评者立场不同而已。

【注一】,中大亚太研究所政制改革研究小组公布调查结果,显示温和泛民主派提出的「区议会方案」,即新增的五个功能组别议席由区议员提名、全港选民投票的建议,获得五成八市民支持。

【注二】调查结果的有效百分比(即撇除无意见及拒答部分):93%赞成对话谈判路线,86.3%赞成一次过立法,落实普选,废除功能组别,76%支持改良方案。会员意向更加清晰。

C. 教育政策

(一)争取方式

批评:「(与教育局谈判时,)教育局解释后你(教协理事会)就说:『好啦!我们明白你们(教育局)的苦处,政府资源有限,我们退让吧!』然后出来就向会员说:『我们争取不到,大家以大局为重,体谅体谅吧。』」

事实是:

每次教协会与教育局谈判,都邀请相关理事出席,从来没有人说过「我们退让吧」这样的说话或态度,会后也在理事会如实汇报,并在教协报向会员交代。请批评者提出实证。

这位批评者的上述言论,完全不符事实,纯属虚构,严重丑化本届理事会,我们认为这种言论不负责任。

(二)幼儿教育

批评:「教协争取改善幼稚园教师的教学条件和待遇多年,但同工感受不到教协长期标榜的团结力量。」

事实是:

教协会从来实事求是,全力组织和凝聚教师力量,争取改善幼教资助和幼师待遇逾20年,组织过多次幼教大型请愿集会。近年为了显示幼教界的团结,因此以幼教团体的联盟形式发起大型行动。以冯伟华为会长的两届理事会任期内,4年间的幼教行动,业界都全力支持,以下列出部分例子。事实上,没有幼教同工的团结,不可能有以下成绩:

1. 请愿人数可观:4年间发动过3次大型幼教请愿,逾9,000人次的幼师、家长和幼儿出席;最近一次,是1月19日请愿行动,发动时间仅几星期,出席人数也近3,000。

2. 踊跃支持联署:去年,29个团体组成大联盟合力发动《争取十五年免费教育联署声明》,提出包括幼师薪酬等八大诉求。联署幼师共8,444人,即每10名幼师便有8人支持,连同幼稚园家长联署人数更逾5万人之多。

3. 成功争取纳入政纲:过去,政府一直不承认幼儿教育是必需,07年学券更取消幼师薪级表。教协无论议会内外,与同工一起坚持和不断发声,终令15年免费教育成为社会一大共识。2002年特首选举,各候选人都将15年免费教育纳入政纲,也迫令梁振英表示考虑重订幼师薪级表。

幼教同工多年来的团结抗争,何须标榜!有目共睹。

(三)国民教育

批评:「国民教育科争议上,教协未有带领老师,发挥团结力量」

事实是:

在2011-2012年国民教育事件上,教协会团结教师的工作主要有三方面:

1. 醖酿与唤醒:早于2011年5月教育局公布「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课程谘询文件时,本会即公开表示反对,但当时教育界也未有广泛关注。为唤起教师的关注和了解事件的严重性,本会于6月和7月共举办两次教师论坛,召开记者会,进行教师民意调查及签名运动等,作为醖酿行动的起点。

2. 组织集体抗争:2012年《中国模式-国情专题教育手册》出版,本会理事发现后在网上大力转发及批评,引起各界对政府强推国民教育强烈不满。本会参与组成「民间反对国民教育科大联盟」,随后每次的抗争行动、讨论和决策,教协理事都是核心成员,深入参与。本会除了发动也配合大型集体行动,向会员全力呼吁,包括七万会员电邮,也组织教师进行个多星期的街头签名运动,及呼吁教师签署「良心约章」,表态拒绝成为政治灌输工具。

3. 教育及监察:展开更多元和深层次的工作,发放电子邮报,让教师获取更多资讯及更深入反思;製作红色教材展板巡迴展出;製作公民教育教材。事实上,我们仍持续进行监察,包括向申诉专员投诉教育局违规拨款予「国民教育中心」,逼令教育局终止资助。这些都是带动教师参与,和未来持续抗衡洗脑教育的重要工作。

在国民教育事件上,教协会极积团结教师,与各界联手,抗衡洗脑式国民教育。

(四)专上教育

批评:「至于大学学额严重不足等问题,现届理事会亦充耳不闻」

事实是:

教协关注大学资源问题始于1994年政府削资。而冯伟华理事会在任4年间,有关议题的讨论和争取从未间断:

1. 会员代表大会:2011至2013会员代表大会的讨论事项,理事会都提出增加大学资助学额,并获会员通过,成为来年关注的项目,而每年总秘书也在报告中交代上年的相关争取工作。

2. 约见政府官员:就自资专上教育市场化,约见局方官员会面,要求政府尽快设立机构整合和监察自资专上教育课程,及增加资助课程学额。

3. 公开集体行动:教协作为关注副学位大联盟发起团体之一,近年就反对削减副学位资助等问题上,联同学生请愿、举办论坛及多次召开记者会,2011年更发起「关顾新高中出路争取增加大专学额」联署行动,要求增加资助学位及副学位衔接学额等。

4. 立法议会争取:教协立法会议员去年曾作议案修订,要求增加资助副学位学额,获立法会通过。

教协非但没有漠视大学资助不足的问题,相反,一直团结会员与学生积极争取。

(五)总结

当前,教协正进行理监事选举,我们希望所有参选者都能根据事实作君子之争,而不是背离事实作不合理的攻击,误导人心,破坏教协的团结,伤害教协与教师的关係。因此,理事会不能不铺陈事实,回应个别监事候选人的失实批评,以正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