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头埋墙与斩头手术

编辑: -
週四 2016-11-03区龙宇
青年新丁的大头佛事件,让我想起德国军事家克劳维茨(Clausewitz)的名言:战争的罪人往往是弱者。吓?战争罪人,难道不该是恃强凌弱的强国吗?其实他的意思比较複杂:当双方势均力敌时,战争反而不容易发生;战争较多出现在强与较弱之间。此时,较弱一方,虽较获同情,但人们一定要问:他们事前有没有尽力防止战争?不幸的是,许多战争之爆发,正因弱势一方不自量力而致。近20年的最有名例子,便是伊拉克萨达姆政权与美国的两场战争。

小混混,做将军

军事与政治,武斗与文斗,攻守工具大不相同,但其为攻守之道则一。政治上,小的并非不可以攻大,但要确保自己每步棋,都在积蓄力量和迴旋空间,都在为一个更大的战略目标服务,防止一铺清袋。青年新丁的宣誓事件,却是小混混欲在暴龙头顶跳霹雳舞,当然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 虽然何种死法,尚待明日之人大常委会及香港法庭。

或者新丁是求仁得仁?的确,从宣传角度看,两位新丁真是一时无双。然而,如果竞选议员,只为自我宣传,从选民立场看,那不如请他们去演戏更好。戏演不好,不会累街坊。但这次两位新丁却做到了保皇党做不到的事情,就是把港人自治权送给中共肢解。

再有补选,该当如何

中外民主运动,都有很多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壮烈事件,虽败犹荣,因为它留下无数的宝贵思想和纲领遗产,向后人指出继续奋斗的出路。反观这次宣誓事件,有何「遗产」?种族主义的咒骂?啊,不只,还有港独民族主义呢。然而,一百多年前的汉族革命党人,虽然也不乏种族主义,却至少有个建国大纲,有详细路线图。反观青年新丁,有的只是……两个字口号。对他们来说,港独不过是自己上位的敲门砖,门敲开了,砖就扔了。你以为他们会像当年陈天华那样为自己的「民族」而死?不要发梦了。

故事的教训很清楚:即使青年新丁能在补选中出选,又即使是支持自决或者港独的选民,也不应该票投新丁,因为他们的确不配。他们固然不是政治家,甚至连政客也不是,不多不少,就是小混混。推举小混混和暴龙抗争,乃抱薪救火,自求速死。我们在许久之前已经预言过了。

帽子大,脑瓜小

话说回头,责备小混混容易,有真反省才难。我在之前文章讲过一点:香港未有民主运动,甚至连民主启蒙都没有,先有选举,结果培养出的,往往是自恋代议士,日夕在议会做表演,完全的媒体导向,而真正的民主运动,扎根醒觉民众的民主运动,始终缺缺,以致今日,究竟民运应该标举何种路线和主张,不只仍无共识,而且,即使比较正路的代议士,也无方案可言,或者有的是乌龙方案。

等而下之,便是不断的议会表演。有些泛民学者总爱说香港有强大的公民社会。不要发梦!香港民间民主力量,仍然如当年孙中山所描述过的中国情况一样,就是一·盘·散·沙!到今天,如果反对派议员只知自我表演一番,香港自治权无救矣。因为中共的盘算很清楚,就是先挑动反对派内斗,然后拉一派打一派,再逐个「斩头」。由于没有真正的民间民主力量,所以一旦收拾议会反对派,则香港便成第二个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