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毕业,不要失业!」由十余个学生社团组成的「学生青年大队」,首次加入八大工运团体发起的五一游行,号召百位学子上街头抗议,要求政府检讨青年劳动政策。

【记者萧君容台北报导】「我要毕业,不要失业!」由十余个学生社团组成的「学生青年大队」,首次加入八大工运团体发起的五一游行,号召百位学子上街头抗议,要求政府检讨青年劳动政策。

 由青年劳动九五联盟、政治大学研究生学会、野草莓等十余个社团组成的学生青年大队,向政府提出:企业扩大正式就业、合併减半私校数以落实教育公共化、基本工资提高至二万三千八百七十元、国内外劳工同权同酬,以及修改税制等五项诉求。

 过去游行队伍主要由中高龄劳工组成,但此次加入学生青年大队后,改变游行一贯的悲愤氛围。政治大学社会行政与社会工作所学生郑中睿,以hip hop、朗诵等轻鬆方式,带领大家齐呼「反失业、要尊严」等口号。游行队伍亦高唱《劳动者战歌》等抗争曲目,凝聚团队士气。

 本次游行更有学生特地从外县市、或牺牲课程前来参加,中山大学社会所学生庄程洋表示,身边不断有朋友失业,自身求职也不顺遂。他也批评政府「只关心数字,而不是青年的生活」。台湾大学社会系学生李昀蓁则说:「参加游行除了帮助未来的自己,更要使整个社会知道目前青年的处境。」

 中山社会所副教授何明修说,过去参与游行的学生人数零星,今年扩大规模并以切身利益为诉求,可引起社会对未来就业劳动力的重视。

 教育部的「大专毕业生至企业职场实习方案」,实施以来饱受批评。李昀蓁认为,政府应将实习改为正职,不要再让企业滥用青年劳动力。何明修也认同,失业问题不能依靠短期实习方案解决,政府应规划长期产业政策,稳定就业市场。教育部则表示,目前实习方案仍照常推动,不会大幅更改内容。

 对于学生提出的诉求,政大社会行政与社会工作所副教授傅立叶认为,学生想法难免理想化,诉求须考虑推动的可行性。她指出,要求政府合併、减少私校数的方式,无法真正落实教育公共化,诉求应改成直接扩大公立院校校数,尤其增设中南部的公立大学,让竞争不足的私校自动退场。

 学生青年大队将于二个礼拜内再度召开记者会,持续对教育部进行施压。青年劳动九五联盟执行委员庄雅涵呼吁,曾遭企业剥削的受害者应勇于出面佐证,争取应得权益。